最新网址:www.irrxs.com

    姜糖觉得,她这辈子都离不开师父们的光环了。

    大家看到她,想到的第一件事永远都是她是XXX的徒弟。

    不过嘛,也没错就是了。

    要不是师父们,她也没有今天了。

    这么想着,她又重新开心了起来。

    倒是祖凌担心她会介意,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也很厉害。”

    姜糖冲他露出一个假笑来,“谢谢啊,不过不用了。”

    他最爱的还是五师父,她都懂。

    丘九言眼珠子转了转,嘿嘿笑了起来,“没想到吧,你师父我这么多年没出山,江湖上还都是我的传说啊。”

    这一点,姜糖还真反驳不了一点儿。

    她冲他竖起一个大拇指,“五师父真厉害。”

    那是!

    丘九言得意地抬着下巴。

    说笑了会儿,祖凌就让人盯着点儿进来的人,尤其是来疗养院的人,周边也要多加注意。

    这毕竟是他接的任务,他还这边的人也好说话一些。

    丘九言则拉着姜糖坐在树下喝茶,问道:“你八师伯最近有没有联系你?”

    姜糖摇头,“没有,八师伯估计还在生我的气。”

    她拒绝了他,结果扭头就加入了特办处。

    如果是她的话,恐怕都很难没有芥蒂。

    丘九言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他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事,不用理他,他那个人就是这样,爱操心,总觉得我们就都该在他的羽翼下才能好好活着。”

    说到这里,他撇了撇嘴,这也是他不爱跟他在一块儿的原因。

    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汤八方还总是把他当小孩子一样对待,这谁能受得了。

    他那脾气啊。

    丘九言说:“让他自己消化消化,他会说服自己的。”

    听到这话,姜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还以为五师父会说,找机会和八师伯道个歉,哄哄他。”

    丘九言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样,露出“他想得美”的表情来。

    “哄什么哄,不用哄,他都多大的人了,哪里还用得着你个小孩去哄,惯的他。”

    “放心吧,他经历过我,早就知道怎么调节自己的情绪了,问题不大。”

    闻言,姜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也能想象得出来他之前是怎么折磨汤八方的。

    五师父他遇事从不内耗,也不放在心上,是万事不爱操心的性子,而八师伯爱操心,注定要受折磨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五师父所说,性格如此。

    她决定,等有时间的时候去看看八师伯好了,他年纪大了,也不能真把他给气到了。

    她把这话说出来之后,丘九言倒是没反驳,姜糖就知道,其实他心里也是很在意汤八方的,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被她看穿一切的目光看着,丘九言有些不大自在地轻咳一声,手动把她的头转到门口的方向。

    “别看我,好好干活。”

    姜糖笑眯眯点了下头。

    他们等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总算是等到了。

    那人身上功德光极为浓郁。

    但是又无法完全融合,显然不是他自己的。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