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irrxs.com

    大雪纷飞的夜晚,林间百兽奔逃。

    寒风咆哮,乱雪纷飞。

    宋喜怀中襁褓,婴孩哭声骤然拔高,让这夜里生出的巨大变故,更添几分紧迫。

    一阵隆隆的声音,凭空响起

    稍有常识之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地龙翻身!”宫战马鞭狠狠抽打在地,清脆响声后,是他的高喊,“走!”

    “前边有一处空阔平地!”

    闻言,众人纷纷一抖缰绳,跟随奔逃的动物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万幸赵鲤她们一直沿着官道走。

    即便官道上被雪覆盖,路况依旧比野地里强太多。

    连拉车的骡子,也似乎晓得厉害,一改之前悠哉模样,埋头向前。

    坐在平板车上的两大一小,大人早已吓得不知所措。

    婆媳两不约而同侧身护住了襁褓。

    赵鲤见状喝道:“别只顾孩子,抓紧车架。”

    惊慌之中,宋喜听进去了赵鲤的话,一手护着孩子,一手抓住车板。

    口中道:“婆婆,听巡夜司官爷的话定然无事。”

    宋喜的婆婆这才惊魂未定,抓住了车板。

    也就在此时,地面的震荡骤然剧烈。

    一阵刺耳的声音,传遍雪原。

    悠长的地声,随着地面震颤,钻入每一个人

    的耳朵。

    官道两侧树木轰隆折断、倒塌。

    紧赶慢赶的躲避,不少人还是被乱飞的树枝碎石砸得脸上冒血。

    所幸,他们已经将要接近一片空阔平地。

    可在那里等待地震结束,以免乱跑掉入地面裂开的缝隙之中。

    踏上那片空阔之地,宫战心里一松。

    调转马头立在道旁,正待催促后边人速速前行。

    又听轰鸣。

    这一次地面震颤前所未有的强烈。

    宫战手中火把未丢,在晃动中勉力控马,眯着眼睛看向队伍末端。

    随后,他脸色剧变:“赵千户!快点!”

    只见随着地面震颤,官道上裂开了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缝。

    且这道裂缝正在以可怖的速度扩张。

    好似有一柄无形的剑,在地面不紧不慢划开一道巨大的伤口。

    裂缝如活物,正紧追着队伍的尾巴。

    从馆驿征用的这头青骡,辔头侧边铜铃叮当响个不停,无须任何催促,跑得吐舌头。

    赵鲤一直没有离开这辆骡车范围。

    发生地龙翻身后,赵鲤猛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她和她们这支队伍,或许都欠下了襁褓中这孩子一个大人情。

    因此赵鲤并未离开,而是骑行在侧。

    骡车的木质车轮

    ,在雪泥中滚动,碾上一些石块,便猛地一颠簸。

    车上坐着人,也跟着腾空落下。

    宋喜一手抱着襁褓,一手拉车板更显狼狈。

    赵鲤看出她的状况,几次探手想要将襁褓接过。

    宋喜倒是十分信任赵鲤,只是她又惊吓又要费力抓住车板,手软得紧。

    勉力试了几次,都抬不起手,反倒险些将襁褓失手甩出。

    见状赵鲤不得不放弃接过襁褓的打算。

    分神看了一眼前方路面,扬声道:“抱紧孩子。”

    言罢朝着宋喜探手,打算将她连带孩子一块拉上马背。

    只是她的手刚才伸出,背后又是一声巨响。

    那道追着她们而来的裂缝,次第塌陷。

    宋喜的婆婆本就年纪大身子不算好。

    能撑到这已经算是不错,受这惊吓泄了一口气,竟没抓住车板,整个被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青骡车木质车轴吱嘎一声响,难堪重负断作两截。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