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irrxs.com

    楚老爷子猛地起身,仔细检查发现确实是鸣儿衣服:“客栈那里,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管家摇头:“并无,不过明家已经收拾妥当,准备今日离开扬州了!”

    楚老爷子发现自己一时还真没有法子阻拦对方离开,可鸣儿失踪,绝对和对方脱不开关系。

    目光穿过正堂,落在那群正跪在院中瑟瑟发抖的人群,正是昨晚逃离现场的那些人。

    如今有些人晕倒在地,衣服也裂开了口子,身上的伤深可见骨。

    其中一人实在受不住,试探道:“老爷,昨晚咱们是真的见鬼了,那些官差肯定是明家引来的,小的人也不过是想混口饭吃,您就饶了小人吧!”

    聒噪!

    楚老爷子一个眼神看向身边侍卫。

    刷——

    剑光闪过,刚才还说话的人,已经丧命,如畜生般被人抬了下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楚老爷子焦躁的走来走去,终于,衙役被抓了过来,本来他还在大喊大叫,但看到楚老爷子的刹那,顿时闭嘴了。

    被人压倒在地,衙役也不知发生了何事,但地面鲜红的血迹,却让他明白,要小心应对。

    “敢问楚老爷,我……”

    话未说完,一件衣服被扔到眼前。

    老路脸色骤变。

    “看来,是认识了?”楚老太爷冷冷盯着对方:“人在哪里?”

    老路脑海里猛地出现昨晚那人的大喊声,心里一个颤抖,难道都是真的?

    “我问你,人在哪里?”楚老爷子一气之下,拔剑搭在衙役脖颈上。

    “我说,我说……”老路慌忙解释。

    ……

    客栈内,骆庭山听闻今日又不走,心生好奇。

    不等他询问,祝明卿扭头看向对方:“你不觉得,今日天气很糟糕吗?”

    雾沉沉的阴天,能见度越来越低,行人几乎都没几个。

    骆庭山微微点头:“可是看出什么了?”

    祝明卿叹气:“今日肯定不能上路了,再等等吧。”

    他们手上那么多药材,万一楚家趁火打劫,他们很容易处于被动。

    看雾气何时消散吧。

    念头刚一闪过,额头突然一凉。

    再抬头望天,竟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她手探出窗外,确认无误,心里更上蒙上了一层阴霾。

    骆庭山转动轮椅来到窗边,望着越下越大的雪花,树梢也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色,远远望去,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白色中。

    “这个时间下雪,情况不妙!”

    话音刚落,街道上就传来一阵纷纷扰扰的声音。

    祝明卿仔细看去,指着外面道:“楚家人!”

    楚老爷子坐在马车上,也能感觉到一股寒意。

    他掀开车帘一看,面色一震,想起什么立即吩咐道:“来人,回府!”

    管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等看到老爷一脸认真的表情,错愕:“不去接公子了?”

    楚老爷子看向管家:“你带人去接,必须完完整整把鸣儿给我带出来!”

    管家看老爷子十分严肃,也知晓应该是出大事了,立即应下:“老爷放心,奴才一定将公子安然无恙接回来!”

    话虽是这样说,等他跟着扬州知府来到府衙,看到已经冻得昏迷不醒的公子,心脏险些停止跳动!

    小厮还保留着一分意识,迷迷糊糊抬头,隐约看到管家的银子,才晕了过去。

    也正是因为他此时抱住楚鸣的动作,才给自己挣得了一条命。

    等管家将两人拨开,看到他们的样子时,猛地起身,看向知府:“大人,没搞错?”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