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irrxs.com

    纪元海对孟昭英从来没有过男女方面的想法。

    这姑娘剑眉明眸,英姿飒爽,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尤其是孟昭英曾经说过,结婚并不一定找圈子内的人,哪怕是普通人也能平安喜乐过一辈子,让纪元海对她很有好感。

    就看冯雪、岳峰、马向前等人,不自觉地露出圈子内的特别感,就知道要打破这种隔阂,拥有孟昭英这样平等的观念是何等可贵。

    但是此时此刻,这位经常参加体育运动、久经军事训练的健美姑娘坐在眼前,翘着美丽的身材开摩托车。夏日炎炎,衣衫单薄,她的弧度显现到极致。

    纪元海作为一个身体机制特别旺盛的男人,是真的看两眼上火,口干舌燥,连忙压住自己念头。

    孟昭英则是因为摩托车后座没载过男人,路况比较不好,上下颠簸之余,纪元海跟她难免身体接触。夏天的衣服又格外的薄,这就比较尴尬了。

    就算她是比较豁达开通的姑娘,又不是傻子,对这种事情当然也是在意的。

    幸好纪元海也是保持客气的距离感,双手抓住摩托车,而不是试图触碰她、搂她的腰。

    要不然,孟昭英只能让他下车,自己去打篮球了。

    到了篮球场,孟昭英和纪元海都松了一口气。

    约定的打篮球的时间还没到,也还没人到来,孟昭英把摩托车停在树荫下面,跟纪元海靠着摩托车慢慢说话。

    “纪元海,你这一回的青色莲花又发财了?”

    “还算可以吧。”纪元海说道。

    “多少啊?”孟昭英继续问。

    “三十万。”纪元海回答。

    孟昭英惊讶:“又是三十万啊?”

    “对啊,还是花老板跟别人赌气——”纪元海说道,“我之前跟花老板说,他的运气好,我的运气也好。”

    “没有这样的契机,我的收入要少上十倍,很多要做的事情可就做不到了。”

    孟昭英点点头,又说道:“我听别人说,运气好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收获,跟你的实力可分不开关系。”

    “荷苓跟着伱,往后日子肯定会很好。”

    纪元海跟孟昭英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孟昭英又回想起来自己跟荷苓以前的事情,纪元海也说了点农村生活,两人不知不觉谈的有点深入。

    “你们倒是好了……我的婚姻大事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孟昭英感慨道:“说起来,我在我妈嘴里,也是快要没人要的老姑娘了。”

    纪元海哈哈一笑:“结婚问题,人生大事,父母都是跟着着急。”

    “不过啊,我感觉着急也没办法……有些父母考虑的还算周到,有些父母自己都不怎么样,还瞎操心,就是乱来了。”

    孟昭英笑道:“我爸妈倒是都还可以。”

    “他们挺愿意尊重我的意愿……”

    “确定不是你自己翅膀硬了?”纪元海笑道。

    孟昭英哈哈一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要是我没有自己的工作,那父母难免就对我失望,要插手管我更多事情。”

    又说了几句话后,也是因为今天谈话氛围特别轻松愉快,孟昭英说起了心里面一件事。

    “纪元海,你看得出来我跟荷苓情同姐妹,跟义结金兰也差不了哪儿去,对吧?我是不想让她受委屈的。”

    “就是……你们那个同乡好友王竹云,是不是有点跟你们夫妻太亲近了?她现在已经分配工作了吧,还在不在你们芳草轩居住?”

    纪元海心说——这问题来的好。

    给王竹云、刘香兰买宅院作为住处的其中一个作用,就在于这里。如果别人一听,他们全都是一个住处,谁都会立刻嘀咕不对劲,想别的。

    “王竹云的确已经分配工作,也从省城找了地方住下,往后应该就是在省城工作了。”

    纪元海说完之后,孟昭英立刻不好意思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啊纪元海,这件事说起来是我自己的思想有些不太干净。”

    “不过,我也得跟你说一下缘由;你想一下,如果你们夫妻两个过的好好的,一个单身的同乡来跟你们长期住在一起,朝夕相处——王竹云是个女的,我就这样想了;假如王竹云是个男的,你作为陆荷苓的丈夫,能够受得了心里面的一些不自在感觉吗?”

    孟昭英说的也对,如果不是纪元海的“一家人”情况比较特殊,那么想象一下的确挺让人火大。

    别管是单身的男人还是单身的女人,从一开始跟人家夫妻两口子长期在一起,那肯定三个人都不会自在。

    正说着话,九个女人嘻嘻哈哈来了,手里面拿着篮球。

    见到孟昭英和纪元海后,全都眼睛亮了。

    “孟昭英,你可算是找到对象了!”

    “算你有良心,找到对象第一时间,带来给我们看看!”

    孟昭英连忙解释:“都不许胡说了,这是我朋友的爱人!今天我们有事刚好遇上——李玉婷,你不是脚腕受伤吗?今天就让纪元海替你上场,你当裁判计分。”

    纪元海在一旁看到这里,都快无语了:“孟昭英,你怎么带我来打女子篮球啊!”

    “这样我怎么好意思上场?”

    “帮个忙呗,要不然打起来不过瘾。”孟昭英说道。

    纪元海心说,就我这个体能,跟你们打篮球,这不完全是欺负人吗?

    还没等他开口,那个顶替的李玉婷却开口说话了。

    “孟昭英,他行不行啊?”

    纪元海疑惑地看看她,又看向孟昭英:这女人,这么有自信的吗?难道她打篮球比一般男人还好?

    孟昭英却是一拍胸口:“放心吧,他在大学里面打篮球拿过全校冠军!”

    又对纪元海说道:“别看她们都是女人,打起来篮球可不简单,体力和力气不是一般男人能比的。”

    纪元海看看她们行走的步伐,眉目间的神采,略一沉吟就明白了。

    这是一群女兵,也不知道退伍没有,体能当然充沛的很。

    “真的假的?”

    “大学生都是一群书呆子,拿个全校冠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几个女人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打量着纪元海,有一个还看得有点脸红。

    纪元海十分无语,小声对孟昭英说道:“你怎么想到带我跟你们女人打篮球的……我还以为有男有女,正常对抗。”

    孟昭英笑了一下:“放心,我们都是挺好说话的,没人跟你计较对抗的正常接触。”

    “算了,就这一回,我帮你们抢一抢篮板球吧。”

    纪元海小声道:“下次别带我来了。”

    “嗯,多谢了。”

    孟昭英招呼着,分开了队伍,纪元海认识了一下队友,然后篮球比赛开始。

    纪元海直接站在篮下,不跟她们争抢。

    十几秒过后,一个篮球投过来,纪元海抢下篮板球,扔给孟昭英,快步跟着到了对方篮下。

    孟昭英投球没进,纪元海扛着对手的挤压,抢到篮板球,重新扔给孟昭英。

    孟昭英投球进了,对方进攻。

    回撤的途中,孟昭英对纪元海举手,两人击掌一下,纪元海又撤回篮下,等着抢篮板。

    几个回合之后,比赛渐渐火热起来。

    纪元海跟队友们击掌,欢声笑语和称赞声不绝于耳,显然他的表现让队友们十分满意。

    对手五人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凑在一起商议对策。

    片刻之后,纪元海傻眼了——对方派了一个挺挺而立的贴身防守自己!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