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型月:我推的主角又挂了 > 第一七八章:花之魔术师:溜了溜了
    最新网址:www.irrxs.com

    “玛修?你怎么进来了?”

    巴依此话一出,简易再看那位在刚刚一边喊着Master一边扑进自己怀里,某个部位看上去绝对垫了的“远坂凛”,表情顿时就微妙了起来。

    “你是……玛修?”

    渐渐察觉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的简易试探性地问向趴在自己胸膛的人儿,同时,放在对方细嫩的腰间,要不是巴依的声音,差一点点就犯下不可饶恕罪过的手也不动声色松了开来。

    只因,即便是梦,简易自认也做不到对这样的单纯少女下手,绝不会将对方当做YY对象。

    一直以来,因为其纯白无垢的精神与认知,玛修在简易的眼中其实就跟一个刚刚开始探索真实世界的孩子差不多。

    类似儿童涩情,漫画本子另说,但现实中简易是万万是接受不了的,因为道德底线不允许。

    就在简易尝试着在不惊动对方一点点地挣脱之时,忽然发现,怀里的小人儿那双明亮的眼睛不知何时已堆满了委屈又痛心的水雾。

    同时,摸样也变为了熟悉的盾牌少女。

    “Master他…Master他不认识我了!”

    豆大的泪珠瞬间便夺眶而出,力度也越来越大,简易都能听到自己的肋骨发出的咔咔响声。

    “冷、冷静一点!认得认得!刚刚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松、松手,要、要断了!”

    ……

    穿着宽松睡衣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支着下巴像是在思考的简易,看似稳如老狗,实则心乱如麻慌得一批。

    原来这个春梦是梦也不是梦?

    自己面前的巴依就是现实中的巴依?

    所以归根结底,自己真的对巴依老爷(姐)做了那种难以描述嗯嗯嘤嘤的事?

    想到这里,简易不动声色地偏转视线,偷偷瞥了眼就坐在自己一旁,假装无所谓,但微红的脸颊却将对方的内心出卖了的巴依。

    这种表情简易曾在骑士王的脸上见过,就在新婚仪式的事后!

    完蛋了!这种事情要是给迦里那个双马尾还有另一个时空的骑士王知道的话……

    一想到这个,简易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而且,这还不是最完蛋的,更完蛋的是:

    若巴依是真人的话,那在她之前,中…呸,进出过自己梦中的三位骑士王与两位远坂凛,她们的情况会不会跟巴依相同?

    想到这种可能性,简易就感到一阵绝望。

    别说六个,哪怕就只有明确身份的巴依一个,若是被凛跟骑士王知道的话,能不能给自己留下全尸都两说!

    想要活命,也就唯有将这件事永久埋在心里,但是,这与简易一贯不在原则问题上欺瞒凛与骑士王的原则相违背。

    麻蛋,这不是考验自己的人性吗?怪不得别人常说型月的绝大部分故事主旨就是人性考验。

    简直不要太准确!

    这才第二个特异点,自己的人性就受到了莫大的考验!

    再来就是,就算瞒得了一时求得暂时的苟活,也不能确保今后就不会东窗事发……

    马德,别让自己知道谁在背后坑劳资!

    在心路怒骂造成这一切的幕后推手的简易,忽然之间又想到了什么。

    等下,虽然自己在事实上犯了错,但罪魁祸首不应该是那位未知的魔术师吗?

    待到东窗事发时,将锅送还给那位罪魁祸首,或许能换个从轻发落的审议结果也说不定……

    想到这个简易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情况果然很棘手吧?”

    玛修的声音让正绞尽脑汁思索着有可能做这种事的人身份的简易回过神来。

    “嗯?”

    “以往的话,Master用不了多久就能想到办法,但是这一次却思考了这么久……”

    “哦,你说这个啊,没事,即便出不去,只要按照我的方针行事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

    关于目前的情况,先前玛修与巴依已经全部告知简易,虽说对屋大维并未按照自己希冀的那样行事,却也并未感到太棘手。

    竖起一根食指:“一个字,苟。”

    “是要让我们避免战斗吗?”玛修问。

    简易点点头“嗯,无论是雷夫、埃迦路,还是流落在外,并不甘心,大概率正想着复位一事的尼禄,切记,一定要避战。

    至少在我醒来之前,一定不要轻举妄动。

    记住,从者的战斗不是单纯的拼操作的格斗游戏,也是类RPG的数值游戏,如果敌人还有圣杯的加持,就是我们的操作再好再拼命,在数值差过大的情况下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操作再精细,武艺再高超,人一个圣杯级别的魔力放出把你给直接吹飞也只能干瞪眼。

    就像埃迦路,本是一个普通人,却因为圣杯的加持,直接拔高到了超顶尖从者的水准,一个魔力放出的风暴就能让玛修难以靠近。

    根据这些日子的观察,简易发现,与雷夫不同,埃迦路将圣杯全部用于了增福自身,让自己的力量达到了人之形体可以承受的极限值。

    当然,若真的打起来,简易觉得只要有自己坐镇指挥也不会输就是了,毕竟老芥就在这边。

    输出值同样是人之形体的极限,而且老芥可以通过自爆的方式超越这个极限,只要不来各种芥操,配合打败埃迦路不是问题。

    但是,简易并不准备让来到这个特异点的老芥拿出真本事战斗,而是忽悠雷夫上。

    “记住了,出去后你们两个分别试着联系新·迦勒底与雷夫,玛修,联系上迦里报个平安就行,至于巴依,你就跟雷夫这么说……”

    ……

    待玛修与巴依两人化作光点从自己的梦中彻底消散离去后,简易微微皱起眉头。

    很快,就找到了心中那淡淡违和感的源头。

    巴依为什么不在第一次进来时就告诉自己真相呢?在更为密切的商业交流之前,她明明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告诉自己真相的。

    最终,简易将这一切的原因归结于玛修正在寻找的罪魁祸首,那位未知的魔术师身上。

    毕竟,自己就因为这位罪魁祸首的缘故,在这之前脑子里想的就只有涩涩一事,还不知疲乏。

    顺带一提,包括巴依,以骑士王或者凛的形态进出过简易的梦,并与简易有过一些深入交流的总人数为六,除开巴依、美杜莎、斯忒诺与尼禄外,剩余的两个都并非此方世界的存在。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

    刚从简易的梦中退出来,下一秒巴依就收到了雷夫通过主从契约的联络,同时,也发现了99+的因为在简易梦中未能接到的来自未接来电。

    “你是睡着了吗?”

    “人呢!人呢!”

    “你特么把玛修带哪儿去了?!”

    终于是通过双方之间的主从契约联系到巴依的雷夫语气那是十分的激动。

    “特么人呢!说话!还特么睡呢?!”

    “呃,不是,刚刚好像信号不好…”巴依答道,此时满脑子都是先前那羞死人的经历。

    “答非所问,我特么是问你人呢!我玛修呢!我玛修呢!!”

    “哦,玛修少女跟我在一起。”

    “我特么知道她跟你在一起,我问的是在哪儿!在哪儿——?!”

    “在哪儿?哦,我看看啊。”

    巴依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四下环顾了一周,却发现四周都是茫茫的大海,没有任何的标识物,随即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呃,我不道啊。”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