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irrxs.com

    车管所停车场,停着一辆红色跑车。

    限量款。

    车身线条流畅,从前轮拱一直延伸至车尾灯。

    外形酷炫,非常崭新。

    桑迟纤白手指在光滑漆面上抚过。

    指骨轻叩,发出一声清脆咚响。

    “这车,还可以吧。”

    蒋思晴胸腔剧烈起伏。

    这辆车五百多万,是她亲自挑选的款式和内搭,新鲜劲还没过,同共才开几次,桑迟居然只有一句“还可以”作为评价。

    态度随意得像是在说一斤几毛钱的大白菜。

    凭什么蒋宏辉和桑迟的交易,要牺牲掉她的车子?

    她恋恋不舍,却被桑迟挡住视线。

    桑迟伸手,“给我。”

    蒋思晴没好气,“干嘛?”

    桑迟:“过户证明和车钥匙啊。还有,现在这是我的车了,收起你的眼神,不要玷污它。”

    蒋思晴再次被气到。

    一点也不想把那些东西交给她。

    桑迟毫不在意,“不给也行,只要你们不着急,我无所谓。”

    这话对蒋思晴没什么杀伤力,却是蒋宏辉的命门。

    蒋宏辉喝道:“给她,手续已经办好了,就不要再磨蹭了。”

    蒋思晴也知道今天这些东西是非给桑迟不可。

    可她就是气。

    她不情不愿交出。

    桑迟接过,当着他们的面,清点了一下文件袋里的东西。

    所有的过户手续都办理得很清楚,没有后顾之忧。

    蒋宏辉:“东西你已经拿到手了,我们约定的事情你可别忘了!”

    桑迟:“放心,我很守信用的。”

    反正她只答应负责说,又没保证高庆国一定听。

    桑迟打开车门上车。

    夕阳的余晖洒在街道上。

    红色跑车如同一团火焰,在夜风中炽热燃烧。

    桑迟从容操控车子,姿态随意帅气。

    引擎咆哮,留下一道流畅的轨迹,和喷在蒋家人脸上的车尾气。

    周幼敏淡然地挥手扇散浊气。

    蒋思晴和蒋宏辉脸黑得能挤出墨汁来。

    “爸,你真觉得桑迟的话可信?车子已经改了她的名字,万一她说话不算话……”

    车子可要不回来。

    “不信她还能怎么样?你给我找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蒋思晴:“……”

    她要是找得出来,车子也不会被桑迟抢走了。

    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

    不行!

    她不甘心!

    还有她的双手现在还痛着,必须要让傅明廷叫董宇加速行动!

    ——

    霍晏修带着双胞胎在小区楼下等待。

    刚刚接到桑迟的电话,要他们在这儿等她。

    桑子晗:“修修哥哥,迟迟没说让我们在这里等什么吗。”

    桑子豫:“会不会和妈妈说的惊喜有关?”

    霍晏修摇头轻笑,“这可就问倒我了,你们妈妈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我也猜不出来。”

    兄弟俩正兴致勃勃猜测真相的时候。

    一辆跑车迎着夕阳光照疾驰而来。

    轮毂闪耀着金属的熠熠光泽,在到达他们面前的时候,发动机声音归于沉寂。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