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irrxs.com

    古夫子教学十分严格,伸手拿出一批精美的瓷碗,“这些碗……”

    沈沅沅礼貌举手,“古夫子,我们刚吃过午膳,不饿,谢谢夫子的好意。”

    婉拒了哈!

    古夫子气一置,感觉胸口都有些发闷,横了沈沅沅一眼。

    她以为君若芙就够没规矩的了,但被她教了一段时间后,至少在她面前规规矩矩的了。

    现在又多了个沈沅沅,古夫子胜负欲都上来了,小家伙!本夫子就不信教不好你!

    “怎么……有点冷?”

    大夏天的,虽然四角都放了冰鉴,但也不至于冷吧?

    那冷也就后背突然来了一下,沈沅沅摸了摸耳朵,感觉肯定是有人在骂她。

    古夫子将一个个碗放到几个女孩头顶上,“下午这段时间,你们都得顶着碗,它会约束你们的举止。”

    是啊,头上顶着个碗,根本不能有太大的动作,练杂耍的倒是可以,但她们不行。

    顶着碗,要时刻注意着,担心碗摔了,想偷一下懒都不可以。

    古夫子走到沈沅沅面前时,看了看她的小胳膊小短腿,以及明显比别人矮了快两个头的身高……

    最终她抽了一本不算太厚的书出来,放在了沈沅沅头上。

    “你年纪小,就让你先松懈几个月。”

    沈沅沅顶着本‘女戒’,十分无语,“那我谢谢你?”

    古夫子皱了皱眉,奇怪,沈沅沅明明是在道谢,她心里怎么就那么不得劲呢?

    沉默片刻后,古夫子拂了拂袖,“不必客气,教导你们规矩,是本夫子的责任。”

    沈沅沅也沉默,她也没有客气啊。

    她晃了晃脑袋,书就掉了下去。

    最新网址:www.ir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