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irrxs.com

    “既然娘子这么说,我也听你的便是。”卫子虚笑着说道,“只望她不要再来打搅我们。”

    秀玉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说道:“以秀云宁折不弯的性格,总会与薛师姐正面相抗的,我也无法偏帮任何一方,但愿能够独善其身。”

    “老听说峨眉派的掌门身边有一支精锐的宿卫,个个手使斩马刀,可谓万夫莫敌,真有其事吗?”卫子虚又替她掖了掖锦被,似乎是无意的闲聊。

    “那是自然!”秀玉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批长刀队三十多人,据说以军法管束训练,不仅武艺出众,而且精通阵法,前几年我曾经与他们比划过一次。”

    “哦,结果如何?”

    虽然秀玉有些奇怪,怎么卫子虚对于长刀队感兴趣,但也不虞有他,浅笑着说道:“若是一对一,甚至一对二,一对三,我都能够稳占上风!”

    “但若是五人齐上,我便只能采取守势,在他们的十人围攻之下,我支撑不到五十招。”

    听到林秀玉这么说,卫子虚不禁微微皱眉,这也就是说,三十多人合击便相当于峨眉三秀联手的实力,这也太过骇人听闻了。

    “怎么了?卫郎你在担心什么,如今长刀队便是由薛师姐亲自掌管,平日里都由石岗调配。”

    林秀玉以为卫子虚在担心她的安危,还有些小小的感动,解释道,“薛师姐不会用长刀队来对付我们的,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

    既然秀玉这么说,卫子虚将错就错,长叹了一声道:“可惜我武艺低微,若是真有长刀队来袭,恐怕保护不了你。”

    “卫郎,你无须忧愁,薛师姐既然答应我了,就不会反悔。”秀玉柔声细语的安慰道。

    “娘子啊,你们虽然姐妹多年,但焉知将来薛秀青不会像对付史秀云那样来对付你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不会!”林秀玉的语气甚是笃定,原本这件事她并不想说出来,但是看到卫郎如此忧心,她还是忍不住漏了口风。

    “一来秀青师姐很清楚,我与秀云不同,心思都在你的身上,不会与她争抢峨眉的道统,二来嘛,她也有所顾忌,因为担心我手里还有杀手锏,事实上我也确实有!”

    “杀手锏?”卫子虚眼前一亮,却又强忍住迫切的心情,说道,“既是秘密,就不要说出来,免得泄露了出去。”

    秀玉含羞的看了看丰神俊朗的卫子虚,见他一脸的关切,便随口说道:“我与卫郎本是一体,又何来秘密呢?”

    “那是薛师姐与叶天问、青霞他们这些人密谋的文字,总共有三份,如今我手里还藏着一份。”

    尽管秀玉压低了声音说出这句话,但落在卫子虚耳中却犹如雷鸣一般巨响。

    若真有这个东西,等到史秀云与薛秀青两败俱伤之际,将其展示于峨眉弟子之前,哪个还会有战斗力,岂非能让我乐山派一举成功!

    他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故作深沉的说道:“如此重要的东西,娘子一定要好好保管,莫要丢失了。”

    “卫郎你放心,我所放的地方极为隐蔽,天下间很难有人能够找得到。”林秀玉狡黠的一笑,却并没有说出藏匿之所。

    最新网址:www.irrxs.com